第六章秘籍

推荐阅读: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

一秒记住【言情中文网 www.yqzww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葱郁的林木在夏日的风中如波涛般缓缓涌动,如浪般一层层在群山中反复回荡。鲜艳辉煌的夕阳在落入群山背后,还在尽力的挥发着光和热,将暴露的叶片、枝条和泥土镀上一层金,金灿灿的仿佛是世间最美好的风景。

    静谧的似乎没有人。

    姬无花站在天斧山峰顶,默默地注视着对面被掩映在矮松之后的山洞。虽然内心担忧焦虑,但面色无波,似乎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,偶尔有枯叶在来者的脚下弯折,却并不碎裂。

    “谁在闭关?”怪老的声音像是夕阳一般平常。

    “安凌。”姬无花并没回头,声音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“她这么快就到了能够闭关的时候?”怪老微微惊讶,“才三个月?”

    “不到三个月。她是不可多得的练武奇才,领悟透彻,再加上废寝忘食的刻苦……她一个月来日日顶着黑眼圈来见我,我都怕她身子骨吃不消。”姬无花转过头来,犀利的眼光似乎在夕阳中灼烧起来,“为什么她如此着急?一个七岁的女孩,她还没有体会到武力和权力的滋味,对练武怎会有如此的狂热?师父,看着我!我妹妹,到底是怎么去世的?区区伤寒,以她的本事,会因此而重病致死?”

    怪老捻着胡须,目光直视山洞,不敢去看姬无花锐利的双眼。“安凌是个可怜的孩子。”他顿了顿,“我没有资格告诉你,只有到了合适的时间,她愿意告诉你,便会吐露实情的。”

    姬无花再次转过头去,默默地不发一言。这么小的孩子啊……安凌宁愿将所有秘密背负在背上,那么自己只能做她的垫脚石了,将她托上去,完成她想要完成的梦想。

    姬无花并不知道。她的梦想,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甚至是,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石洞中寂静无声,偶尔有洞顶凝聚的水滴,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,从高空跌落下来,打在地上,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洞中,激起空气的小小涟漪。

    火把静静的燃烧着,夜明珠与之交相辉映,照得洞穴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洞顶刻着奇怪的壁画,壁画上刻着两只黑色的恶鬼,一只拥有四手四脚,张着血盆大口,似是要吞吃世间万物,另一只拥有四只金色巨眼,眼中有熊熊火焰,下半身隐没在浓雾之中,或者似乎没有雕刻完成,爪子巨大并且坚韧、锋利,一切坚韧都能够被它随手斩切。两只恶鬼相互搏斗,身体纠结在一起扭打,谁也分不开它们。奇异的文字刻在旁边,如果凝视这些它们,便有古奥的声音响在自己的脑颅之中,产生令人恶心欲呕的共鸣。

    安凌端坐在壁画之下的玉砌的高台上,紧闭着双眼,如同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。面色严肃,秀眉微微皱起,似乎正在破解什么难题。

    石洞的角落里,莫桓站在一长排木制书架旁边,手中捧着一本书,却心不在焉的将目光投向高台之上的安凌。

    三个月,这三个月,他们吃的苦简直前所未有。每日夜晚被欺辱,和着风与湿漉漉的衣衫入睡,清晨迎着朝阳爬上天斧山,钻进山洞中苦练内功。两人一日较一日疲惫,但内功却日益深厚,身体也更加强健,在肉眼所能见的成长中激发无尽的动力。变强的**支撑着他们挨过一个又一个冰凉的、浑身湿透的、疲惫却无法入睡的夜晚,支撑着他们,不会在渐渐积累的欺凌中丧失信心,也不会在日渐增长的愤怒中迷失自己。

    气温似乎有所下降。莫桓惊觉现在已经是黄昏的末尾了。最美好的时候,便是结束一天的练习,二人并肩沿着小路走下高峰,在金色的夕阳之中享受短暂的清新空气,看着周围葱郁的草木,看着美丽的夕阳金色将彼此的头发和脸庞涂抹的如此纯洁和漂亮。

    直到五天前,他们还保持着这个习惯。

    五天前,安凌向姬无花提出,想要借这个石洞,进行闭关。当时莫桓和姬无花都吃了一惊,不过姬无花还是答应了安凌的请求。安凌对莫桓说,这个玉台由罕见的暖玉制成,必然会促进修炼,她不愿浪费一丁点的时间去做那些事倍功半的事情。

    莫桓轻轻地将手中的书合上,轻轻地放在书架上,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,生怕打扰到安凌。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五天,除了偶尔起来吃饭,晚上睡得很少,剩下的时间完全都在打坐。而自己,在这五天之内,也好歹了解了这一大排的书籍。上到天文,下到地理,除了绝世的武功秘籍,更有许多关于草药和毒药的研究。也是在这五天,莫桓仅仅把这个世界的地理图和历史沿革看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看着安凌,足足一刻钟,两人像画中的人物一样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莫桓心中叹了一口气,找到架子上那本一直在修习的武功秘籍《无敌》,就地打坐开始努力。这本秘籍本来是姬无花偷偷塞在安凌袖子里的,安凌却将它交到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《君临》了,足够了。”安凌低着眼睛,小手冰凉,“《无敌》给你……说好了要一起变强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永远站在你身后保护你,永远不会与你为敌。”莫桓抓住她的手,尽力的帮她温暖一点点。

    你不愿意用所谓的白王的责任束缚我,而我又何尝愿意你被复仇的使命束缚呢。但是正如你选择了承担这份使命,我也选择履行白王的职责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我才能光明正大的,毫无顾虑的,与你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好难受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能量都堵在胸口,不上不下……既无法将之引导至全身百骸,也无法将之回归丹田……

    似乎是什么东西堵着经脉……

    但到底是什么东西呢……

    安凌紧紧地皱着眉头。五天前她衡量了自己的内力,自认为已经达到可以开始修习《君临》的水平了,于是请求闭关。闭关的好处,第一是可以保证没人知晓《君临》在自己手中,更不会有人打扰她的修炼,第二便是她和莫桓都可以避免一段时间遭受凌辱,一旦她可以掌握这本秘籍,想必就可以开始反击了。

    但是单单是运用姬无花所教导的武功暗语理解这本秘籍,就花去了她一整天的时间。而后发现内力基础距离能够修习还差一些,于是之后的四天完全是在疯狂的修炼内功。今天好不容易达到了标准,没成想按照书中所示,将内力团引出丹田,却在胸口遇到了困难。《君临》刚刚开头就如此困难,后面的挑战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得过去……

    可是,如此渴望变强啊,迅速的,变强,将欺负自己的那些人都踩在脚下……

    她努力的将内力向前推进,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慢慢地解除了打坐的姿势,缓缓的躺在了地上,呈“大”字形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,冲出安凌的口中,回荡在石洞之中,在四周的石壁上反复碰撞,似乎能擦出火花。

    莫桓惊得一个鹞子翻身跳起来,狂奔向高台之上的安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地面开始剧烈的摇晃,书架上的书被晃荡下来,散落一地,木制书架也承受不住,轰然倒下。四周的火把和夜明珠危险的闪灭,莫桓被晃得几乎站立不住。洞壁上开始出现闪电般的裂痕,小块的碎石不断下落,尘土扬在空中。

    莫桓竭尽全力的跑向高台,却在摇晃中不断摔倒,夜里被殴打的伤再一次受到强烈的撞击,痛得无以复加,他的整张脸都因为疼痛而扭曲,却一直努力的靠近。

    天斧山双峰剧烈的晃动,姬无花本来在峡谷对面默默等待,被突如其来的晃动晃得一个趔趄,脚下一滑,眼看就要从崖边踩空。幸好她在一块跌落的石头上借了力,瞬间提气翻身而起,及时抓住了旁边一颗百年老树的树枝,才不致从崖边摔下去。脚下的石阶在晃动中逐渐的开裂,大块的土裹着石头掉进峡谷,很久之后才传来落地的轰响,令人心惊,慌乱无措。

    她飞身而起,借着树枝发力,跃到老树的枝头,右手抓紧最粗的一根树枝,左手五指深深的抠进树干之中,借以尽量平衡。她左右望去,惊恐地发现,周边的群山都在剧烈的颤抖。山峰似乎有了生命一般,像海潮波澜起伏。一些细瘦的小树纷纷倒下,泥土开裂,盘虬卧龙的树根暴露在空气中。隆隆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谷,仿佛有传说中的巨龙从地下苏醒。这简直就像是一场灾难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苍老的声音传来,声如洪钟。

    一道劲风刮来,姬无花转头一看,怪老披着夜用的大袍便冲了过来,似乎是从床上爬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很突然。”姬无花的声音微微有一点发抖,似乎还沉浸在刚刚差点摔下百米高崖的惊恐之中。

    “整个枫苑都在震动!”怪老有些焦躁,“天斧山晃得最厉害!到底是怎么回事!小凌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话未落,大地的震动却不可思议的停止了,瞬间又恢复到了之前的静谧的气氛,微风拂过二人的面颊,才惊觉自己已经是一身冷汗,在风中愈发冰凉。

    怪老和姬无花面面相觑,无可适从。如此剧烈的震动来无影去无踪,若不是开裂的石阶和倒下的树木提醒着他们刚刚的惊险,简直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凌……”怪老刚要动用内力跃过峡谷,却被姬无花伸手拦住了,示意他往前看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峡谷对面的天斧山东峰上,一个黑影贴着悬崖峭壁,快速的横向行进,隐没在山洞口的灌木丛后面。

    怪老紧张起来的肌肉放松下来,摸着雪白的胡子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莫桓感觉到晃动停止了,连忙拍拍身上的土,爬起来冲上高台。

    安凌静静地躺在高台之上,已经昏厥过去了。莫桓坐下来,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在怀中,轻轻拍着她的肩膀:“凌儿?凌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,还好,呼吸比较匀长,可能是太过劳累而睡着了。他轻轻叹了口气:“凌儿……别把自己逼得太狠啊……”伸手将安凌身上的灰尘掸去,小心的拉过旁边的外衣,卷成枕头垫在安凌的小脑袋底下。

    安凌感受到有人正托扶着自己,没有睁开眼睛,却小声地问了一句:“莫……桓……?”因为许久没有开口,所以声音似乎小到没有,嗓子哑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,好好睡一觉吧,你太累了。”莫桓轻轻摸了摸安凌的额头,安慰着她。

    安凌点点头,任由莫桓帮她打理好一切。

    “请务必再坚持一下……”一个沉稳的声音突然响起来。

    莫桓惊了一下,是谁,进了石洞自己竟然没有察觉?

    安凌听见陌生的声音也清醒一些,挣扎着,在莫桓的帮助下坐起来,往高台之下望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男人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在地上,宽阔的背部即便在大氅之下依然显得壮实有力。虽然是偷偷摸摸的进来的,但大胆的穿了下摆较宽的黑氅,而非紧身的夜行衣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安凌的嗓子还在恢复,

    男人抬起头来,一股新鲜的夜色的气息扑面而来。男人大约四十多的年纪,面相并非让人过目不忘,但是双眉如两柄双生的大剑,微微斜起插入太阳穴,黑而浓密。乍一看,双眼温润,但是似乎温润之下隐藏着一只谨慎的猛虎。

    “女王陛下,卑职江珏恭迎您的归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