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十四章 桃夭

推荐阅读: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

一秒记住【言情中文网 www.yqzww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夜晚,星辰在天空闪耀出微弱的光芒,夜幕如深蓝的缎子,弯月高挂在其中,洒下清辉,笼盖四野。

    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林中漫步而出,来到山顶,向下望去。

    山下,原暗杀门众人正热火朝天的工作着。自暗杀门改为通灵馆,密林便建议将原来的中央大殿推倒,重新建一座大武馆,作为通灵馆的中央。董心觉得太过兴师动众,而且耗资巨大,本意将原殿直接改为通灵馆。但密林和几位长老坚持建一座新馆,既能破旧立新,又能将众人心中原有记忆封尘,真正重新开始生活。董心想了想,觉得有理,便也不做推辞。

    没想到众人工作积极性极高,从雇佣木工到采伐木材,上上下下全不用号召,众人蜂拥而上,不到一月时间,通灵馆的雏形便已建好。

    董心站在山顶,晚风拂过她的面颊,轻轻撩起她额前的碎发。一张绝世美女的面庞便清晰地展现在月光下,倾国倾城。她轻蹙着眉头,手中一下一下的抛着钥匙,似乎沉浸在思索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个黑衣人从后徒步上山来,恭敬地拱手:“馆主。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董心转过身,微微笑了:“密林前辈,您对我无需这么客气。”她顿了顿,继续说:“我叫您来,是想说明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您请说,我一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我,其实是通天阁阁众之一。故而,咱们通灵馆是隶属于通天阁的。”

    “通天阁?好像……江湖上并没有一个叫做通天阁的组织?”密林小心翼翼地说。他微微低头,在记忆中搜寻着关于这个组织的信息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不久的将来,你就会知道。”董心温暖的笑了,“不久,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!”

    “是您救下我们,无论何时,我们一定听从您的吩咐!请馆主放心!”密林神色恭敬起来。能让外表冰冷的馆主在意的事情并不多,刚刚那样直达心底的笑容便可说明,她是如何重视通天阁。他们的未来是馆主给的,所以效忠馆主,不需犹豫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董心放下心来,说起自己的想法,“我并没有管理整个通灵馆的才能,比我更适合馆主这个位置的,其实是密林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馆主,请务必接下这个位置!除了您,谁还能凝聚所有杀手的力量呢?没有人比您更得民心了!”密林急匆匆的说,生怕她再次推拒馆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唉,我并不是想推卸责任。”董心轻叹,“实在地讲,我充其量是个精神领袖,而前辈才是真正的顶梁柱,馆里大大小小的事务,没人比你更熟悉了。我真的希望,你能接下副馆主的位置,做我的左膀右臂。”

    董心看着密林略略为难的神色,继续说:“我知道自己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,但前辈无需出使任务,只要坐镇通灵馆就好,你的妻儿也可在暗杀门的大殿中自由生活,甚至还可以将其他杀手的家属一并接入大殿,共同生活。我将来必定经常出大任务,也会随行在阁主身边,故而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董心的安排,密林不得不感叹她的心细,不仅考虑到了自己的妻儿,更考虑到了所有人的家庭。馆主这样将大伙儿的幸福挂在心上,自己又怎能让她失望呢?他暗下定决心,激动地拱手:“馆主寄托重望于我,我便努力将通灵馆建成杀手最温暖的家,做馆主强大的后盾!”

    董心舒心的笑了,将手中的钥匙郑重的放在密林的手上,认真的看着他染过风霜的脸:“前辈,这是通灵馆的钥匙的副本,请你一定收好。”

    密林双手接过钥匙,仔细的贴身藏好。

    “以及,”董心将发间的桃花簪取下来,打开一盒柔软的印泥,小心的将桃花簪轻轻印在印泥里,仔细观察过,觉得没有太多差别,便满意的将印泥放在密林的手上:“以这个花纹做通灵馆的任务令,只有拥有这样的令牌的人,才能做我们通灵馆的客人。这是三朵桃花的样子,一朵是低级,两朵是中级,三朵,则是高级。”

    “桃花令由咱们通灵馆派发,数量不要太多,价格,尽量抬高。所有持有桃花令的人,都可以让咱们的人去出相当级别的任务,而不论是不是他付了银子买下的桃花令。”董心轻轻的说,“密林前辈懂了如何运作吧?”

    密林仔细思考了一下,而后微微一怔。这便是摒除了家财不够雄厚的一般百姓,保证了通天阁是只服务于有钱人和有权者的高级别杀手组织,身价一下子抬高。而且,桃花令便成为了最珍贵的礼物,在富商和贵族之间辗转,成为官商勾结的馈赠良品,也会使得本就不太平的朝政更加混乱。这是要……腐化飒火国吗?还是,这个天下?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密林知道这是最高的机密,从他理解的这一刻起,他就没有了退路。馆主不是一个嗜钱如命的人,既然不是追逐利益,那么只有一个解释——她要逐渐蚕食天下!

    “馆众的实力还不够,尤其是那些孤儿。我留下了通天阁阁主赠与我的数本杀手秘籍,在我的屋子里,前辈督促大家抓紧修习,而我的经验还不够多,需要在江湖上历练足够。前辈,就此别过,以后若需找我,就找桃花杀人的地方便可……我要通灵馆做她最锋利的暗器!”

    密林抬头的时候,面前那妖娆的黑色身影已经消失了。他看着手中的钥匙和印泥,心中一阵感动。馆主放心的将整个馆交到自己手上,自己一定不能辜负她的期望!

    深夜,一辆华丽的马车从喧闹集市旁边轻轻驶过,低调的拐进了一条没什么人的巷子。这条巷子是飒火都城术阳里最华贵的巷子,只因两旁的高墙里,住的要么是飒火的王爷,要么是富甲天下的巨商,随便出手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。

    随着马车的加速,柔顺的流苏也渐渐地摆幅大了起来。轱辘滚过青石板,在寂静的夜里发出轧轧之声。

    突然,马车急停在巷子中央。轧轧之声骤停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车内的人压抑着怒火掀开帘子,伸出头来,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。丞相本来就心情郁闷,他冷着一张老脸,怒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一个黑影闪到他的面前,伸手按住了他吓得张大的嘴,不让他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。”一个冰冷的女声响在他的耳边。冷冽如刀锋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丞相发不出声,但是能嗅到面前的人身上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最近,您在为一件事情烦心吧?”黑衣人冷冷的说,“刚刚发现最爱的第七房小妾,与尊敬的小侯爷私通款曲,请问您心情如何?”她的声音冷得像冰,却毫不掩饰其中的嘲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丞相睁大了眼睛。这种私密的家事,面前这个人如何知道的?这若是宣扬出去,还不是毁了他辛苦换来的好口碑?不能,不能让此人大肆宣扬!他的眼中杀意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您不用紧张。”黑衣人瞟了一眼前面,丞相跟着她的眼神往前一看,吓出一身冷汗。自己花重金雇来的两个保镖以及车夫和骏马,全都呆呆的定在原地。这人,这人如何做到,在疾行的马车上瞬间定住三个人两匹马?甚至没有让他们发出一丁点声音!

    丞相开始发抖,他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他自己的小命攥在面前这个神秘的人手中!

    “您不用紧张。”黑衣人继续说,“我来是做一个交易。”她松开捂着丞相的嘴的手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交易?”丞相说话有点发软。

    “我帮您杀了小侯爷,您帮我一件小事。请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,保住通灵馆,任由他取代暗杀门。”

    丞相也不是吃素的,眼珠转了转,爽快的点头:“只要您做得干净,什么事都好说!”

    瞬间,眼前的黑衣人便消失在周围,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前面保镖奔过来,低下头去:“老爷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废物。还好没事,不然你们就给我滚吧!”丞相嘴上说的生气,心中却暗自喜悦。不花银子便能除去情敌,这种好事竟摊在自己头上。但他也知道,如果做不到黑衣人所要求的,那么他的小命她迟早会回来取。

    第二天,飒火小侯爷在青楼花魁的房中被人暗杀,胸口插着一支开的艳丽的桃花枝,身下血流成河,然而桃花上却没有沾染一滴血迹。其手法之精妙,让懂行的人都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这一大谜案从未揭开,因为没有人能够抓住凶手。人们纷纷称她为:桃花杀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在丞相一派的力保下,顺便在大司寇的暗中扶持下,通灵馆躲过了朝廷的围剿,桃花令则在上层贵族中流传开来,通灵馆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半个月时间,山间桃花纷纷谢了,漫山遍野的绿色,在微风吹拂下形成滚滚绿浪,让人看得心旷神怡。林中小鸟婉转啁啾之声间或响起,更衬得周围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安凌三人牵着马,在山间小路上不紧不慢的走着,说说笑笑,好不开心。

    与叶雨相处的这段时间,安凌被她活泼胆大的性子感染,也开朗了不少。日日憋在石洞中修炼,所见不过是那些书籍和石壁,时间久了,必然心中郁结。跟着叶雨出来走走,心情开朗了不少,也见到许多新奇的事物,是她两世为人都没有见过的,复仇的心也渐渐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白马由于好奇,停下来吃掉了路边一棵不知名的野草。叶雨一看,有些着急,索性不走了,站在路边教训起它来:“白驹白驹,怎么那么馋呢!是草就都能吃吗,要是有毒怎么办!说了多少次了,怎么不长记性呢……”

    安凌微笑的看着叶雨扬着明媚的小脸,抬头教训着比她高一截的白马,心中突然觉得一阵轻松温暖。几年以来,日日修炼,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,这样明亮的世界,感觉还真是不大适应呢。可是她多么喜欢啊。

    莫桓看着安凌发自心底的笑容,一阵心疼。她为复仇牺牲了多少,他是知道的,都看在眼里。这样的快乐,于她而言,甚至是一种奢侈。

    突然,他感受到从远处传来的声音,转头便看见安凌也面色一沉,就知道她也听到了。他俩内力深厚,加上在这安静的山野,更是将一里外的嘈杂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安凌走过去拍了拍叶雨:“雨儿,有人来了,似乎有些麻烦,咱们先藏起来。”叶雨收敛了笑容,乖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将马儿安顿在不远处,便飞身上到一棵茂密的树冠之中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便可看到一辆马车以急速从远处飞驰而来。而马车之后跟着几个轻功高强的蒙面人,手中长剑上依旧滴着鲜血。

    为首的蒙面人打了个手势,后面几人几个纵跃,赶到了马车前面,几下便杀了车夫和马。马车控制不住,一下子翻到了路边,轰的一声震飞了满林子的鸟,差点摔散架,车轮凌空旋转着,十分无力。

    蒙面人落在马车周围,举着长剑。首领喊道:“你们走投无路了!还不赶快出来投降,饶你们小命!”

    马车帘子掀开,一个小丫鬟从中艰难的爬出来,瑟瑟发抖的回过身来,努力的将车中的另一人接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温婉可人的姑娘从倾倒的车中迈步走出来,瞬间让众人都生出怜惜之情。虽则落难,但微微凌乱的鬓发掩不住她的美貌,精致的五官配上白皙的皮肤,眉间一点樱红,更衬得她的气质楚楚可怜。举手投足间,大家小姐的气派尽显无疑。小步上前,冲着杀手们微微作礼,显是大家族的风范。

    “夭夭有礼了,请诸位听我一言。”她的声音软软糯糯,令人怜惜。

    “咦?”叶雨惊奇的说,“凌儿姐姐,她怎么跟你长得一模一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