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懂心

推荐阅读: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

一秒记住【言情中文网 www.yqzww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一齐答应道。

    突然,江珏猛地回头凝视着洞口:“洞外有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一下。其他人不得召唤不准出面。”安凌拉着江珏的袖口,走出山洞。二人走在一起,好像父亲带着女儿,在阳光明媚的秋日登山探险。

    穿过洞门,黑暗逐渐笼罩。穿过幽暗深邃的隧道,屏息提气的走到洞口。

    借着外面透进来的阳光,安凌看到洞口躺着一个不断喘息的女孩,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年纪。虽然她的皮肤苍白似鬼,但是双眼微闭,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中呈半透明的美丽。黑色的夜行衣勾勒出完美的曲线,但衣物上有许多被划破的地方,露出白皙的皮肤和渗血的伤口。

    安凌按了按江珏,示意他先不要上前。自己走到女孩三步开外,开口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孩大口的喘着气,似乎累得不轻。缓了一缓,她慢慢地睁开眼睛,看向安凌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名字。我的代号是百合。”女孩的眼睛像星辰一样美丽,“我是暗杀门的杀手。”

    江珏在安凌背后道:“有一批人向着这个方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在杀你?”

    “暗杀门。我杀了门主的情人。”女孩的声音中隐约藏着浓烈的仇恨。

    安凌偏偏头,看着江珏。

    “暗杀门总部位于飒火,是最大的杀手组织。门主代号蝴蝶,天下第一杀手,武功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安凌点点头:“叫袁庭出来,他的地盘上的事,让他去卖个面子。”

    江珏领命而去,安凌席地而坐,仔细的端详面前的姑娘。这件事说起来可大可小,解决好还算万幸,如果一个不慎与暗杀门结了仇,那便有些棘手,毕竟自己现在羽翼未丰,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便可要了自己的命。但是,这个姑娘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,有一点点熟悉的气息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扑面而来,仿佛多年未见的故人翻山越岭而来,现在的轮廓与记忆中的人重叠在一起,既陌生又熟悉。故而,她会担着风险保她一命。

    不多时,江、袁二人匆匆出来。袁庭冲安凌抱了抱拳,见她点头,便整了整衣袍,走出洞外。

    “敢问阁下何方人士?在下袁庭,请出面一见。”袁庭在声音中灌注内力,声音远远的传出去,笼罩群山。

    安凌坐在原地没有动,江珏站在她的身后,亦是纹丝不动。女孩躺在那里闭着眼睛,似乎也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袁大人。”粗哑的声音响起来,“既然袁大人在此处赏景,那么我等小人便不做叨扰了,还望袁大人大人有大量,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想必也是有事在身,就不留你们进洞烹酒了。”袁庭一板一眼的说,连客套话都说的像是公事公办,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女孩躺在地上,大大松了一口气。袁庭走进来,向安凌抱拳:“阁主,已经都走了。一共二十人,出面的只有三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大司寇出都城一般有百人精英队护送,且暗杀门在飒火属于半地下组织,法律未明说允许存在,也未赶尽杀绝,他们想在飒火立足便不能与我结仇,故而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把她抱进去。”安凌拍了拍江珏,当先走进去。“袁庭,你和其他三人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交代的事情怎么做的?”少年站在远处的山峰上,眺望着天斧山双峰。

    “按照您的吩咐,找我们的暗桩引导那姑娘发现了二人的事情。事情败露,那姑娘怒而杀银剑,被蝴蝶追杀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去那边援助他们。这些人的实力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江珏将女孩放在高台之上,莫桓帮忙从山洞里的清泉处取了些水。女孩的伤大部分是较浅的刀痕,只有一道重伤是在腰部。江珏帮她处理好伤口,用怪老送给安凌的金覆霜细细的覆盖在处理过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“阁主。”女孩不知道安凌的身份,只是听袁庭称呼她为“阁主”,便大胆的开口了,“您救我一命,我愿用一生来报答,请让我跟随您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伤口清理的时候痛得直吸凉气,但女孩依然坚持吐字清楚的说完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安凌心中一动。自己现在能用的人太少,这么五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必然会有力所不及之处。这个姑娘,又很熟悉似的,何不从现在开始培养忠心耿耿的手下呢?

    “说说吧,你为什么要杀了门主的情人。”安凌并未立即表态。

    女孩眯了眯眼睛,然后看了看江珏和莫桓。

    “江先生,桓,你们先去洞口那边看看吧,我和这个姑娘单独聊聊。”

    江珏面上露出担心之色:“阁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安凌并非不管不顾拿命冒险之人,她很清楚自从昨日突破《君临》第一层后,自己在功力上长进不止一倍,即便遇到危险,应该也能稍稍抵挡一阵。

    见二人走出洞口,女孩突然放声大哭起来,仿佛有绝大的绝望隐藏在她的身体里,通过她的哭声挣扎着要感染世界。她哭得那么伤心,安凌都有些担心她的伤口会不会因为剧烈的哭泣而裂开,但是却没有上前打扰她。

    “他本应该是我的丈夫啊!他本来是我的!我的!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爱我!他从狼群里救我出来,就是为了伤透我的心吗!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我先得到了他!”

    “那个老女人凭什么!”女孩大声地哭着,“凭什么!”

    安凌默默地看着她。原来,是小女孩弄丢了心爱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挪过去,坐在女孩的身旁,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:“痛痛快快哭吧,以后或许你将没有机会再哭了。”女孩闻言更加大声地哭了起来,像一只失偶的狼,要把胸口堵着的痛苦全部扔回给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那样的熟悉……应该是同样的,浓烈的,仇恨。

    安凌默默的坐着,帮她擦着泪水,默默地低吟:“尔溯水曲行……所得……徒劳……与无望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女孩终于微微平静了下来,小声的啜泣着。

    “我自小父母双亡,吃着百家饭长大……那时五岁,我去林子里打猪草换吃的……结果越走越深,碰到了一匹独狼……他是富人家的小少爷,骑在马上拉弓射死了那只狼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被暗杀门的人招进去,却得知他是副门主的独生子,我们的身份差距像鸿沟,像天堑……我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,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,才能混到精英杀手团队里,才能让他看到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对我说,我是他见过的最美最能干的女孩……他对我说,我是他愿意用一生去保护的姑娘……他对我说,他要娶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他却跟那个老女人纠缠在一起……他们……他们……拥抱着躺在我的床上……赤身**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杀了他!一刀毙命!”女孩说得喘息不已,但两眼炯炯有神,“然后我打不过老女人……就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令人心悸的沉默。她的声音似乎还回荡在山洞里,与她的愤怒的喘气声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们总会失去一些最爱的人。”安凌轻轻摸着她的头发,“或早或晚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我最爱的人。”女孩啜泣着,“而且还是我亲手将匕首捅进他的心脏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后悔吗?”安凌轻轻地问。

    女孩停止了啜泣,秀眉紧皱在一起,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后悔。”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哭了。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你的悲伤还是那样浓郁,你的仇恨还是那样强烈。”安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你接下来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,我要杀了那个老女人!”女孩眼底似乎迸发了勃勃生机,像是有明亮的火焰在她的眼底跳动。

    安凌突然起身,飞身到书架上取了一本书,又飞身回来,将手中厚厚的册子交到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姑娘艰难的举起手来,尽量不牵扯到伤口,将书递到自己自己眼前,“这是……《牙刺》?!”

    “是的,《牙刺》,杀手界的宝典。”安凌平静的说,“从今日起,你要努力,变成我最锋利的刀,我会助你杀了蝴蝶,而你要永远忠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!阁主!”女孩脸上带着泪痕,虚弱的只能诚挚的笑一笑来表达自己的感激。但微微一笑间风华自成。再长大一些绝对是个大美人。

    安凌将手放在她的眼睛上:“现在休息一下吧,好好养好伤……你将会是我的姐妹,董心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凌儿……”安凌刚刚走出洞穴,莫桓就迎了上来,“这么久,我还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安凌冲他笑了笑。这样发自内心的担心,真是太温暖了。

    她转头对着江珏说:“她就叫董心吧,让她在我这里好好养伤,以后也归为通天阁的一员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依旧干一些你们该干的事情,我现在对这个世界以及岭水知之甚少,也无法帮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安凌仰头看着江珏,真诚地说。

    “为了女王陛下。”江珏微微躬身,施展轻功消失在群山之中。

    收拾好一切,安凌坐在董心身边,看着她的睡颜。

    董心,懂心,我懂你的心。因为,我们都是一样的啊。

    她这样的故事在自己之前的人生中多有耳闻。

    还记得闺蜜小清,绩点第一,工作业绩第一,赚的钱多的花不完,聪慧如她,似乎生来就要站在人生的巅峰。那样一个如钻石般璀璨的女子,却因为害怕自己会软弱而打电话叫她陪她去捉奸。她说,凌儿,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意志最坚定的,你永远会把自己逼到绝路上,然后绝处逢生,从而达到你的目标。我需要你来帮我把关,我怕,我怕自己会在见到他的一瞬间,浑身的盔甲都碎掉,露出最软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她们在豪华酒店最高层的一个房间里找到了那对男女。小清相恋八年的男友拿着她的巨额的卡刷了房间,却跟其他的女人在床上缠绵。要不是酒店经理正好看到,通知了小清,她就要永远被男友骗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并不是像安凌想象的那样,仇人相见分外眼红,她和小清将这对男女暴揍一顿。接下来竟然有些戏剧的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**着跪在地上苦苦求小清原谅他,说自己被那个狐妖迷惑而堕落。

    小清当然百般咒骂,养了白眼狼这么多年,叫他立刻滚,把所有身家都留下赔偿她的精神损失。

    男人见回头无望,居然从地毯下抽出一把枪,指着二人,坦白自己是道上混的,某个老大的心腹,来小清身边卧底拢钱的。

    安凌正要上前拉走小清的时候,她却愤怒了起来,掏出手机说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哪个人手下的就不能治你了,我手指只要动动,我在全球的资产都会撤掉!不知道你们道上的规矩,你的下场会怎样……但我损失几个钱算什么!大不了鱼死网破!

    男人瞬间吓尿了,连滚带爬的过来抱着小清的腿,苦苦求饶。

    小清将他一脚踢开,还用十厘米的细高跟狠狠的踩在他的手上,而后大步流星的拉着安凌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她是那样愤怒,走的那样意气风发……却在出了酒店的瞬间瘫倒在安凌的怀中,像没有脊骨的泥鳅。

    最后安凌将她送进了医院,小清工作累得透支,加上怒极攻心,整整发烧半个月。

    后来,听说金融市场掀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暴,同时,警局局长因为连根拔起黑道上一支很大的贩毒集团而连升两职。

    安凌找到小清,看见她坐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,眼神无比落寞,手中夹着纸烟。

    她因此通过局长而得到了政治上的援助,也因此而学会了抽烟。

    她说,他们相恋八年,而他却是在四年前被黑道拉拢。

    是该叹息自己魅力不够,他竟然背叛呢,还是该庆幸他也是真心爱过她的呢。小清说完这话就搭上飞机去往南半球了,再没回过这个城市。

   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。安凌默默的抬头看着顶上的壁画,狰狞的恶鬼纠缠拧打,永远分不出胜负。

    群山中骤然响起几声惨叫,分别在不同的方位,紧接着又响起打斗的声音,刀剑碰撞之声竟然能传如此之远,打斗之人的臂力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声音渐渐消弭,周遭又恢复静谧。

    一人飞身而来,单膝跪在少年的背后,手中的长剑还在滴着刺眼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谷主,二十人,无一生还。我们损失了三个弟兄。”

    少年并未转身,只是静立不动:“好。把血迹处理好,不要让女王发现一点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瞬息之间,那人又原路消失。

    少年眯了眯眼睛:“她是那么聪明……只有这样,她才会接受她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