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亲人

推荐阅读: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神级文明我是光明神飞剑问道

一秒记住【言情中文网 www.yqzww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夜凉如水。

    莫桓看着窗外冰凉的月光洒在木屋的地板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,于是披衣起身,推开门走了出去,踩在露水满布有些湿滑的石子路上,回想这段时间经历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问自己,把你的未来给我吧,我们一起计划,你觉得,如何?莫桓低下头轻轻笑了,我能觉得如何?当然是很幸福……虽然离开了现代,但至少在这个世界,那个人不能再跟自己抢她了……他一定会陪着她,直到最后。

    拐过一个弯,栏杆处有个小小的身影,面对着翠湖。月光洒在湖面上,将翠湖装点成一面银镜。与波光粼粼的湖水完全相反的,小小的身影笼罩在黑暗中,无声无息,但是莫桓凝视着她,似乎听到了猛兽的咆哮。

    那是她心中的怒火啊!

    元霜坛主也给自己看了她的记忆……他看见,血色的仇恨,笼罩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孩。她醒来的一瞬间,他在旁边清楚的看到了她额头红色的骷髅,清楚的感受到了她心中,如同现在一样的,猛兽的咆哮,震颤天地的力量。将一切打碎消灭,颠覆所有的怒火。

    莫桓担心的抿了抿唇,走上前去,“凌儿,睡不着吗?”

    安凌回头,看到莫桓的微笑,竟然在月光的映衬下如此温暖,驱散了她刚刚心中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凌儿?”莫桓看安凌竟然没什么反应,只是呆呆的看着他,不由有点担心,抬手搭在安凌瘦弱的双肩上。

    安凌突然抱住了莫桓,将小小的身子缩在莫桓的怀中,贪恋着他的温暖,紧紧地,似乎永远也不想松开。

    莫桓心疼的抱住瘦小的安凌,恍惚回到现代世界。

    也是差不多七八岁的年纪,安凌有一天晚上突然从后院跑进了他的房间,还穿着一身睡衣,也是这样紧紧抱着他,一张小脸哭得稀里哗啦,小肩膀一抽一抽,嘴里嘟嘟哝哝不知道说些什么。好不容易安抚下来,莫桓才问出来,原来她知道了她亲爱的父母不是生身父母,哭着睡着却又做了噩梦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的泪水还在脸上横流,却异常的可爱。安凌仰着头,眨巴着大眼睛,抽抽噎噎的问莫桓:“莫桓哥哥,你会陪着我,对吧?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……莫桓也是这样心疼的抱住她,奶声奶气的,却是像大人一样承诺:“对的,对的,凌儿放心,哥哥永远陪着你,永远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后来竟然失约了……将她一个人扔在那个纷杂的世界,一个人,整整五年……

    现在自己似乎有了弥补过错的机会。莫桓抱紧安凌。一定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安凌躲在莫桓怀中,轻轻微笑起来。夜色清爽,夏虫鸣叫的声音随微风飘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安凌和莫桓被一身黑衣的女子带到一个巨大的大理石宫殿,便是所谓的枫苑的正中心位置。光滑的大理石在阳光下闪耀,整座宫殿笼罩在威严庄重的气氛中。安凌站在大殿门口,仰头看着梁上展翅的雄鹰,鹰眼在阳光下栩栩如生,审视着每一个迈入大殿的人。她面无表情,却心中诧异,这个世界,除了皇宫,其他的势力也能用国王的建制。看来,王权在这里并不是唯一崇高的东西。本以为,会同中国古代相近……

    宫殿正中一把巨大的精美石椅上坐着天边怪老,他的左右是两位中年女子,左边黑衣女子面颊瘦削,不苟言笑,浑身散发着冰冷的生人勿近的气息。右边蓝衣女子微微发福,长发及地,面容比较慈和,丹凤眼波光流转之间,风韵不减当年。

    一阶之下,左右两边分别坐着黑衣和蓝衣的众人,大约有三四百人,个个气韵不同于常人,均压低声音,小声的说笑着。气氛倒是安宁祥和。

    当安凌和莫桓迈入大殿的一瞬间,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目光聚集在二人身上。空气凝结在大殿之中,奇怪的不安慢慢的蔓延,各人心中都打着各自的算盘。安凌感受到黑衣女人的犀利目光,将看向天边怪老的目光收回来,瞥了她一眼,暗暗惊叹,感觉她的目光,就好似锋利的宝剑带着寒冰,犀利的指在自己的额前,再进分毫,就会见血。

    天边怪老看着安凌和莫桓,满脸的满意之色。他们虽然仅仅是七八岁的幼儿样子,但举手投足间自成风华,走进来的瞬间,整个大殿都似乎熠熠生光。在如此多的目光中,竟然依旧走得如此气定神闲,如同在巡视自己的固有领地。如同在宣告世界,“这是我的地盘!”

    待到安凌和莫桓在殿中站定,天边怪老笑逐颜开的道:“今天,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!我的三弟子,姬涟镜的独女终于找到了!”

    小声的议论在大殿中蔓延,安凌和莫桓却一动不动,面色没有波澜。

    姬涟镜,是母后的名字。这个天边怪老竟然是母后的师父?那么母后身上也藏着不少的秘密……
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安凌和莫桓,就是我的关门弟子!”天边怪老笑眯眯的宣布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师祖开玩笑呢?”

    “他俩?一点武功都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早就过了最佳的开始练武的年纪了!我们可都是三四岁开始练武的!”

    “师祖怎么能做这样的决定!难道要我们叫这两个小孩师叔吗!我可丢不起这个人!”

    众人都大吃一惊,议论声骤然大了起来。从蓝衣阵营里传出很多不好听的抱怨声,安凌和莫桓听得一清二楚,但却不想去知道是谁对他们有这么大的敌意,甚至连头都没有转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得无礼!”蓝衣女人轻声呵斥身后的弟子。议论声逐渐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天边怪老默默地看了她一眼,依旧笑眯眯的对安凌说:“小凌,这位是你大师姐,姬无花。左边这些都是无花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黑衣的女人眼神不再犀利,反而似乎有一些温情,微笑着仔细地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二师姐,阎清韵。右边是她的弟子们。”

    蓝衣女人笑容可掬,面上慈爱的冲安凌点头示意,却在怪老看不见的阴影中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安凌看着她,轻轻皱了皱眉。阎清韵,这个女人不知有何缘故对她有强烈的敌意。直觉告诉她,这个女人很可怖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先去饭堂用餐吧,我这几天还要出去一趟,你们都好好安生一些。”天边怪老左右看了一眼,挥挥手。众人便都散去,三三两两走回各自的小院。

    姬无花走到安凌身边,蹲下来,用自己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拉着安凌的小手:“你是……妹妹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安凌眨了眨眼睛:“姨娘?”

    “哎,哎!”姬无花瘦削的脸上深深动容,似乎感动得要哭出来,却又竭力想要给安凌一个笑容。“小凌,你……你还记得什么吗?”

    安凌沉默了一会儿,微微笑了笑:“我不大记得了,只是记得父母双亡。昨日师父才帮我恢复了一部分丢失的记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他们竟然都辞世了……怪不得这么多年都没有收到妹妹一封信,没成想竟然……”姬无花说着说着竟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安凌有点诧异。自己并没有说实话,只是觉得不该将自己的复仇之心暴露给刚见一面的人。但是没有想到,这个自称是母后的姐姐的女人,竟然连自己妹妹去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多年潜心研究武学,不问世事,今日刚刚出关,就得到这么一悲一喜两个消息,这真是……”姬无花悲痛欲绝,想来跟妹妹姬涟镜的感情非比寻常。“小凌,今日先不跟你说那么多了,以后有机会给你详细讲述你母亲的过去吧。有什么需要,一定来找姨娘,姨娘会永远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安凌看着眼前瘦削的面孔,突然有一丝感动。似乎有一种叫做亲情的东西,是那种血脉相连的亲情,这二十年来未曾感受所以几乎忘记的东西,深深地触动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姨娘。”安凌微笑着回应了姬无花。

    “快去用餐吧,时候不早了。”姬无花笑着摸了摸安凌的头,安凌微微僵硬了一下,却也并没有躲开。

    姬无花站起身来,同安凌告了别,就向大殿后堂走去,走路间左脚微跛,不仔细看倒不很明显。

    安凌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风格华丽的影屏之后,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,却完全没有一丁点关于这个姨娘的记忆。也是,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才三岁,哪里会有太多记忆。但是,这个姨娘,能相信多少?她既然连妹妹去世都不清楚,何谈亲情?安凌感到,刚刚并未将复仇之事和盘托出真是太过正确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……是一个能吃人的世界啊。能相信的人,太少太少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小师妹嘛。”一个略显妖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。

    安凌转身,看见阎清韵站在一步开外,单手轻轻放在腰上,前凸后翘的优美线条尽显无疑。热火的身材让旁边的男弟子们忍不住红了脸,却舍不得离开,站在远处偷偷观望。女弟子们则是艳羡的看着她,恨不得自己也有这样的好身材。

    安凌有礼貌的道了声好:“师姐。”但不欲多说,她对这个女人并没好感。

    她刚想让步离开,一眨眼阎清韵已经移到自己面前,弯下腰,二人面颊相距不过一寸。安凌闻到她身上有淡淡的百合花香,突然间觉得有些恶心欲吐。表情便不好了些。

    阎清韵娇柔的笑了几声,直起身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安凌,故意大声说道:“见了师姐也不知道笑颜以对,礼貌恭谦,哼,也不知姬涟镜那个风骚的女人,上哪生了你这么个野孩子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围一些没有散去的弟子们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凌本来低着头缓和着难受欲吐的感觉,听闻这话突然抬起头来,怒瞪着阎清韵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。”阎清韵一个巴掌扇过来,安凌冷不防被扇在地上,右边脸颊瞬间肿了起来,火辣辣的疼,还留了几爪子指痕,有一颗颗血珠渗了出来。莫桓赶紧跑过来扶着她。

    “说你没教养是轻的。哼。有本事你说说看,你上哪受的教养?”

    阎清韵又要抬手扇安凌的另一边脸,突然被一股大力扇飞,撞在墙上,“啊”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出来,侧趴在地上挣扎不起。内伤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再敢扇一个试试?”去而复返的怪老吹胡子瞪眼的冲着阎清韵吼道:“以后我的小凌伤了一根汗毛我都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阎清韵努力的想爬起来。泪水在眼眶中打转,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没你这么个徒弟!真丢人!”怪老气哼哼的转过身来,又心疼的扶起安凌,掏出怀里的小瓷瓶,倒了点药出来,抹在安凌的脸颊上,“小凌……都是师父的错……一个没注意竟然让那个女人伤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安凌语气冷清。

    她低着眼帘,看不清表情。怪老竟然叫她那个女人,说明这阎清韵并非只是枫苑的一个弟子而已。她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“这瓶金覆霜,是消肿祛疤的良药,你一定收好,用完了来管师傅要。”怪老将瓷瓶放在安凌的手心里,轻轻地拍了拍。

    安凌看着这瓶不起眼的药,本想推辞,但是感觉到脸上清清凉凉的很舒服,又怕那个女人扇得太狠而导致脸上留下些印记,于是便攒在手中,表情微微缓和:“谢谢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哎,哎,乖徒儿,我领你回去吧。”怪老牵起安凌的小手,拉着她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安凌回过头来,看见阎清韵依旧趴在地上,拨开周围几个弟子想要扶她起来的手。

    她藏在黑暗中,看着安凌狰狞的微笑着,用唇语无声的说着:“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安凌不甘示弱的笑了,也无声的回敬道:“恭候。”